唯爱白亮

只要认定cp,就不会改,无论有多冷门。

2018,再见

离见到2019只有一个小时了

“2018,你真的,要把我送走吗?”我看着2018不舍道。

“傻瓜,没有不散的宴席,我和你迟早要分开的。”2018点了点我的鼻子,笑道。

我低头,不语,只是紧紧抓着2018的手,慢慢地走动着,突然发现,曾经在我以为过得很慢的时间,现在竟是那么的快,我怎么会想没有谁会陪我每一天呢,2018不是每天都在我身边吗?虽然不会说话,不能触碰,但是,每天都在我身边啊,即使没有天使的守护,没有恶魔的安慰,可是,2018每天都在陪着我啊,2018,原来你早就在我心里了啊……“2018,我……”“虚,不要说,想听听2017对我说的话吗?”我抿了抿唇,点头,笑:“想。”2018温柔地看着我,说:“2017啊,说你就是个小傻瓜,明明想拒绝,却又不知道怎么拒绝,什么都是道歉,明明很受伤,却又装作没受伤一样笑着,动不动就鲁莽行事,一点也不考虑后果。不过,又说你很可爱,性子好,明明想变得冷漠,最后都会变成温柔。你啊,心肠很软,却又孤独呢。”我看着已经走了一半的路程,周围是树林,树上有许多昏黄的灯,还有雪点缀,树下是一小堆的礼物,还有一面很小的镜子,里面是我忘记的,回忆不起来的事,我张了张口,喉咙像堵住似的挤出字来:“那你……对我的印象是什么呢?”2018眨了眨眼,看着我,温柔地笑着道:“我啊,对你的印象就是,傲娇,可爱,温柔,讽刺中带了关心,却又不被理解的心,不过,你似乎容易忘记,像选择性失忆,把自己对别人的忘记,把别人对你的评价记在心里,然后改变成自己不想要的样子,不过,放心,我记下来了,会交给2019的,如果你想看,可以找他哦。”我看着距离不远的交界处,心中一片苦涩:“2018,对不起。”对不起,我忘了你。2018摇头:“不会怪你的哦,记住,忘记过去的不快,过去的,终将成为过去。”“我舍不得你!”忘记过去,就是忘记你啊。“好了,到了哦。”我看着站在门槛前的2019,不语。2018把我的手交给了2019,我不受控制地踏了过去,站在2019的旁边,看着2018。2018笑着对2019道:“要照顾好她。”2019点头:“那是肯定的。”2018笑看着我,然后,她与2019的对话,我听不见了,没过一会儿,2019转身,带着我向前走,我扭头看了2018,只见2018无声地对我说:“新年快乐。”泪水模糊了我的眼,也模糊了她的轮廓,时间不多,我也张了张口,对她无声道:“同乐。”然后,我失去了意识……

我被闹钟吵醒,即使阳光在云的后面,也依旧把世界照亮了。我坐在床边,呆呆的看着窗外,这是新的一年,也是,新的一天……


他的眼里,有着你触碰不到的颜色(白亮)

          文笔有可能不会太好,凑合着看吧,末日那文可能开不了了
   

          听说,王者学院中有一本禁忌之书,找到那本书并打开,便可以实现你的愿望,但要付出你的代价,而那个代价,必须是你最重要的东西……

           
           “唉,你知道吗,今天有一个转校生要转到我们班上。”

              “真的吗?长得怎么样?”

             “我听到铃声后立马从楼下跑上来,经过班主任的办公室,隐约听到什么转到我们这班级里,悄悄看了一下,只看到一个背影,不过那个背影好帅啊,所以,那个转校生一定是帅哥,啊,好激动。”

             “啊,好期待,不过好好奇蓝色头发的诸葛亮啊,你说会不会是帅哥呢?”

                “他?整天阴沉沉的,感觉有些消极,头发又长,每天低着头走,把整张脸都遮住了,肯定是因为太丑而不敢露面吧。”

                “喂,当着人家的面说有意思吗。”一个声音响起,两个女生向后一看,一个粟发蓝带,一个红发马尾辫的男生正站在身后,尖叫:“哇!!赵云韩信。”

              赵云叉着腰,有些无奈。韩信笑咪咪地抱着赵云,道:“你们这样说别人可不好哦,请向诸葛同学道歉吧。”两个女生互望一眼,一起走到诸葛亮桌前,低头:“对不起,请原谅我们的不敬。”诸葛亮看着桌上练习题,点了点头。

              叮叮叮――

              “响铃了,回座位吧。”赵云说完后,回到自己的座位上,顺带扯开韩信的手,韩信眨眼,有着小委屈地坐在赵云身旁,诸葛亮看后嘴角勾起。粉色头发的女孩道:“好看的男人都有人疼。”蓝发双马尾女孩道:“你有周瑜,我却单身,我比你还惨,天天被喂狗粮,我看不用吃东西,我也是饱的。”“呵”“唉唉,你听到一个笑声没有,那声音好好听。”蓝发双马尾突然眼前一亮,对粉发少女说。粉发少女疑惑,左右望:“没有啊,姐姐听错了吧。”蓝发双马尾道:“不可能,我的耳朵可是连树叶落下的声音也能听见的。”“额,哈哈,我,我知道啊。”“大乔小乔,干什么呢,回到你的座位上。”“是!”“是~”两人回到座位上,拿出书,坐好,诸葛亮偷偷舒出一口气。“咳,大家听好,这是新来的转校生。来自我介绍一下。”“大家好,我叫李白,十八岁,兴趣有很多,喜欢的东西也很多,接下来的生活就请大家多多指教啦。”李白声音很好听。这是诸葛亮看见李白后的第一想法。“介绍完了话,就坐在……额……坐在最后排诸葛亮的旁边吧。”“好的,老师。”李白坐在诸葛亮旁边,桌上有书,李白拿出书后看了看诸葛亮,微长的蓝发遮住了眼睛和鼻子,认真做着笔记的手修长漂亮,想起在门外听到两个女生的谈话,笑,想:可能,真的是帅哥哦,不过,更有可能是个美人呢。“哎,诸葛前辈,你明明没有看黑板,为什么还会做笔记?”“……”“诸葛前辈……”“李白同学,念你初犯,就不叫你站在外面,请你注意课堂纪律。”汗。李白乖乖地闭了嘴,无聊地看着黑板,但双眼看着看着就转移了视线:哇,这手好好看,摸上去会怎么样,是不是很柔软呢,会不会很舒服呢,真想摸摸看啊……李白这么想着,手也不自觉地伸了出来,握住了诸葛亮的手。果然很柔软啊。李白又想着,唉,柔软……感觉不会的李白回过神,看着自己握住了诸葛亮的手,还有,一瞬间的冷气……“啊!好疼!”“李白!给我出去站着!”“啊,是……”



              李白现在教室外面,摸了摸红了的手,叹气:“手都不让摸,好小气,不过,好舒服啊,要是能天天握住那只手,我恐怕是一辈子也不会想要放开吧。”

未完待续


我很懒,所以,凑合着看吧😅
          
   
            

李白老抢蓝

今天打了个排位,诸葛亮不开心,原因是这样子……

“这次一定要赢,不然就要掉排位了,好不容易到的黄金。”诸葛亮想到自己已经零颗星的黄金,喃喃道。

我方:妲己    诸葛亮    李白    关羽    太乙真人

敌方:花木兰   诸葛亮    李白   孙尚香    孙悟空

“欢迎来到王者荣耀”

“敌军还有五秒到达战场,请做好准备”

“全军出击”

开局后,诸葛亮来到野区,想刷一个野,却发现李白早一步到蓝爸爸前,诸葛亮一心只想刷蓝,并未管李白,把李白无视掉,认真刷起蓝,刚打到一半,不知去哪的李白上来就把诸葛亮的蓝给刷走,诸葛亮蒙了,看见李白刷小野,上去想抢掉,结果没能比过李白,诸葛亮有些小委屈,但是没一会儿就消了,到上路清兵线,孙尚香打了兵线就向草丛跑去,趁诸葛亮不注意又转了出来,一个炮火打在诸葛亮身上,吓得诸葛亮一下躲进塔下面,诸葛亮心疼地看着自己的血量,继续清兵,突然花木兰又来,诸葛亮狼狈逃跑,但是,没能逃过孙尚香的大炮!!‘孙尚香     第一滴血   诸葛亮     助攻   花木兰’诸葛亮头上黑线无数,复活后诸葛亮直奔中路,发了一句:中路我来,上路好可怕。中路除了关羽抢了两个小兵外,没有发生什么。安全到达十级,诸葛亮去自家野区打蓝,刚打到半多,李白窜了出来,一个惩戒收走蓝fudd,诸葛亮深吸一口气,心中默念:没事,只是一个蓝而已,下次再打。就去上路参团,打完后对方四个人死亡,我方三人死亡,诸葛亮清完兵线,再次来到蓝fudd面前,举扇子开打,打到只剩一小半血时,李白窜了出来‘好你个李白,又给我抢走了,再原谅你一次。’诸葛亮咽下一口气,憋屈的向中路走去……
十四级的诸葛亮来到蓝的面前,蓝fudd看着诸葛亮,道:“我猜你要是打我,李白就会窜出来抢的。”诸葛亮咬牙切齿道:“我算好了,李白离我距离很远,抢不到的。”举扇子开打,打到丝血后,诸葛亮发出一个一技能,眼见要收掉蓝fudd时,李白从草丛窜出……“李白!!!”诸葛亮再也忍不住了“为什么不抢对面的野!!抢我的很好玩吗!!”“我要杀了你啊!!!”李白不回,诸葛亮想到不能杀队友,把火撒到敌方李白‘诸葛亮   击杀   李白’………‘诸葛亮   大杀特杀    李白’敌方李白“诸葛亮,为什么老打我”诸葛亮‘你问李白’关羽‘因为我方李白太皮了’敌方李白‘???’关羽‘因为诸葛亮刷的蓝fudd全被我方李白抢了,导致诸葛亮一个蓝都没有得到,然后……’敌方李白‘然后把火发到我身上?’关羽‘是的’敌方李白‘……’我方李白‘兄弟,保重’诸葛亮‘李白,如果可以杀队友,我想杀你n遍,复活一次杀一次’李白‘饶命啊’……再一次参团,被对面团灭,诸葛亮讽刺‘怎么,放大啊,皮卡。刷野啊,不是打野打的开心吗’李白‘……’诸葛亮哼了一声,对面推塔推到高地了,诸葛亮苦着脸道“又要输了,啊!!我讨厌李白!!”李白‘对不起……’诸葛亮‘对不起有毛用啊’

失败

结束后,李白狗腿地到诸葛亮身边:“亮亮,抱歉嘛。”诸葛亮把头勋章。转向一边:“哼。”李白跟着转:“亮亮~”诸葛亮嫌弃一般转向另一边:“智商太低会传染,离我远点。”李白抱住诸葛亮:“亮亮,原谅我嘛~下次再也不敢了。”诸葛亮一把推开李白:“还想有下次?!回家跪搓衣板。”李白欲哭无泪,委屈一般看着诸葛亮:“亮亮,我错了,没有下次,我不抢了,以后野区的蓝都是你的,亮亮。”诸葛亮看了一下李白,道:“真的?”李白狂点头:“嗯嗯嗯,真的真的。”诸葛亮傲娇扭头:“我看见过。原谅你了。”李白眨眼:“真的?”诸葛亮红脸:“我说的还有假?搓衣板还是要跪。”李白撇嘴,抱起诸葛亮,用将进酒快速会家,把诸葛亮放在床上,关好门就扑在诸葛亮身上,诸葛亮看着李白道:“你,你想干什么。”李白笑着看着诸葛亮:“干什么?干你啊。”诸葛亮惨叫:“不要啊!!”没一会儿“唔,不要啦~啊哈,白~”李白邪笑:“叫老公。”诸葛亮红脸叫到:“老公~啊~哈,我们,不要了,好不好嘛~啊~”李白在他耳边轻说:“不行哦~”“哈哼,嗯~哈,啊~”……

事后……

李白在门外低头跪着搓衣板,无聊看着周围,发现隔壁有人和自己一样跪着搓衣板,定眼一看,发现是韩信,道:“兄弟,你也在跪搓衣板?”韩信听到声音看过去:“哟,李白,你怎么也在跪搓衣板。”李白把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一遍,道:“那你为什么会跪着。”韩信叹气:“一言难尽啊。”
韩信打了一个排位,发现对面有自己老婆,开局后躲在蓝fudd草丛旁,在赵云不注意是从草丛窜出来扑倒赵云:“老婆~”赵云红脸:“喂,起来,让别人看见就不好了。”韩信不在意道:“不会的,没有人……”
‘大家快来看啊,韩信赵云秀恩爱啦。’韩信赵云:…
…‘赵云    第一滴血    韩信’接下来的整局,不管韩信如何求原谅,赵云一句都没有回,结束后赵云直接回家拿出搓衣板让韩信去门口跪着。
李白:“兄弟,厉害。”“李白(韩信)不准说话,加一个小时。”李白韩信立马低头跪好…


建立我对局后的短文,但是,李白抢我蓝,这是真的,我算算,我打了蓝fudd几次。不记得了,但是,我打几次,李白抢几次,整局下来我连一个蓝都没有得到,我清楚地发了一句:我想打李白一顿。然后,李白:兄弟。李白:没事。诸葛亮(我):……
我的天,你没事我有事啊!!我只想要个蓝啊!!求蓝fudd一个!!
心累,我要买好吃的安慰自己,拜~





吐槽一下

虽然是元宵节,但是,任然没有什么可写。不过,我得吐槽一下,昨晚的王者笑死我了

这主要是我玩王者荣耀的某一局,我只是想练练百里守约的,但是被人抢了,我就玩妲己,刚开局的几秒后,狄仁杰打了一条信息:作业都做完了吗

我答:做完了

狄仁杰:有女朋友吗

我答:我一个女的,哪来女朋友

狄仁杰:那有男朋友吗

我答:没有

狄仁杰:上过老师了吗

狄仁杰:出去浪了吗(还有一句,不过没有记住)

我本来想发都没有,不过我又想到发了肯定又说这些我反感的话,想到现在很多人怕遇见小学生,所以我发了这句话:我是小学生

狄仁杰:……

狄仁杰:完了,要输(输这个字是打了繁体字,不过后来也是繁体字,我懒得去看)

狄仁杰:这局又要输了

我发:我看不懂繁体字

狄仁杰打了拼音,我懒得去想,干脆不会了,不过,半夜我快笑抽筋了,因为不仅我懒得回,而且里面也有我故意想看他反应而发,我想皮一下啊,哈哈哈哈哈咳咳
半夜差点把爸妈笑醒,最后我想发:我其实是个即将迈入高中坑的初中生而已,我不会坑人的,助攻很厉害。但还没打完,对面水晶爆了。再在告诉你们,其实,我会偷塔,趁人不注意就偷走一座塔……

也不说了,我要是能截下图,肯定会发,毕竟,真的很好笑……

元宵节快乐,等我吧末日那篇文写完结再发,嗯哼~

关于酒的问题……

突然想到的,写的不好别喷我……

人物的话,凤求凰李白X武陵仙君诸葛亮

原皮韩信X原皮赵云

设定诸葛亮会酿酒

当诸葛亮酿好酒放在树下,突然有些想睡觉,一个转身消失在原地。这时一位红发男子出现在树下,他坐在桃树下看着桃花,不知在想什么,用手去碰了一下,然后像是无力般垂下手“嗷,疼疼疼,什么东西这么硬。”
韩信看了看:“原来是酒啊,正好,我还没尝过酒的味道呢,带回去尝一下吧。”韩信拿走了那坛酒。快黄昏时,诸葛亮醒来,想起自己的那坛酒,一下子出现在树下,看着那空地,懵了:酒呢,酒去哪了。刚好李白来了,诸葛亮想到什么,揪住李白的耳朵道:“是不是你把我的酒拿去喝了。”李白懵了:“什么酒,我才刚来啊。”诸葛亮疑惑:“不是你拿的酒?”李白哭笑不得道:“我才刚来,哪有什么酒,不过,能不能放手,我的耳朵要掉了。”诸葛亮立马放手,看着李白被揪红的耳朵,心疼道:“抱歉啊,很痛吧,我给你吹吹。”李白感觉耳朵传来微痒的感觉,突然想干点什么,手按住诸葛亮的头,偏头一吻,道:“我想,你可以用另一种方式来补偿我。”诸葛亮没懂,李白一笑,吻住诸葛亮慢慢倒在地上,地上因为有桃花常常落着,所以倒在地上也不会感觉很疼“唔……凤白……唔嗯……”“别怕,放心交给我。”“嗯……”

而拿了诸葛亮的酒的罪魁祸首因为酒太好喝而全部喝完后向着赵云的方向走去。‘咚咚咚’“谁呀”门打开了“韩信?你找我有事吗?”韩信看着眼前的人,呆呆道:“赵云?嘿嘿”赵云黑线:“干嘛啊。”韩信摇晃了几下,倒向赵云,赵云下意识接住,皱眉,想说什么就听到韩信喃喃道:“赵云,嗝,我,嗝,我喜欢你,嗝……”赵云懵了,不过身上的重量让他回神,赵云把他放在床上,刚想去煮醒酒汤,突然被韩信拉倒在怀。赵云半趴在韩信身上,脸红,道:“喂,放开,我给你煮醒酒汤。”韩信没有说什么,一个翻身把赵云压在身下,赵云看着韩信满脸通红地看着自己,然后说:“子龙,你知道吗,我喜欢你很久了,从见到你的第一眼就喜欢上了。”赵云愣愣地看着韩信,听着韩信对自己的告白,没有厌恶,甚至心跳得很快,赵云推了推韩信道:“你喝醉了唔……!”韩信一把吻上去,吻到赵云快窒息才停,赵云大口大口的呼吸,韩信看着赵云满脸通红,终于忍不住把身下自己爱了很久的人的衣服扯开,赵云想要阻止,但是身上没有力气,有气无力道:“韩信,你唔……”韩信用手捂住赵云的嘴,说:“不要说话,不会很疼,相信我。”赵云愣愣看着韩信,韩信放下手吻了下去,手却随着赵云的身线慢慢向下移动,“唔……啊…”韩信握住赵云的下身轻轻揉动着,赵云从未有过这样的感受,没多久就喷了,韩信用手上的液体来扩张着赵云的体内,“额啊,疼……”
韩信柔声道:“第一次都疼,放松,到后面就不疼了。”韩信伸入一根手指后没有急着伸入第二根,似乎找什么“啊~”赵云突然呻.吟出声,韩信像是找到糖果一般笑道:“啊,找到了。”“不要,啊嗯~哈啊~不要弄了啊……”韩信轻咬赵云的锁骨,慢慢伸入第二根,直至三根后抽出,把自己早已挺立的东西伸入“唔,疼……”赵云泪汪汪的看着韩信,韩信看着赵云,不小心又涨了,“啊……”韩信一边吻着赵云,一边慢慢进入,差不多后才慢慢动了起来,“额嗯…啊…”慢慢的,赵云感觉没有那么痛,甚至感觉很爽,脸不经更红了,韩信也加快了速度,一夜春宵……

第二天

韩信醒来,头有些痛,想:昨天好像梦见我把赵云给上了。把头一扭,看见一地的衣服,再看看周围,懵了:这,不是自己的房间啊,难道,昨天的梦,不是假的,那……“嗯……天亮了?嘶,怎么这么痛啊,昨天韩信来了后好像干了什么……”韩信听到旁边有人说话,慢慢看向身旁,而此时,赵云看着韩信,昨晚的画面,腾地红了脸。韩信看着赵云,大脑一片空白,道:“我会对你负责的。”赵云:……没反应过来的韩信:……
赵云咳了一下,道:“不用你负责,只要,只要你是真心喜欢我就行了。”韩信:……赵云有些疑惑,突然韩信抱住赵云,在他耳边轻说:“赵云,我们结婚吧。”

………

结婚后的某一天,赵云坐躺在藤椅上,问旁边的韩信:“重言,那次你说喜欢我是真的吗?”韩信疑惑:“为什么要说这个。”赵云嘟嘴:“不用管,你回答我是不是真的。”韩信淡淡的说道:“假的。”赵云愣了:“为什么?”韩信笑道:“因为我爱你。”赵云红脸:“直说嘛,搞的我刚刚有些伤心。”韩信看着赵云,慢慢接近他:“为什么直说?说有意义吗,我更喜欢用行动来表示啊。”赵云看着越来越近的脸,笑:“嗯……”

还有三天,就要报名开学了,突然发现,时间过得真快啊。

不更提醒

我的手机充不起电了,那没有想好的文也不能更了,这手机也就报废了,只有自己毕业考上高中才会有新的(不过有可能会拿我妈妈的手机来写)

有一个脑洞,不知道会不会撞文……


长安城每年一次的花灯节来了,每人都很期待,所以都在为花灯节作准备……

“先生先生,今天是长安城每年一次的花灯节,我好久都没看见您下山了,这次能不能陪我一起去啊。”诸葛亮皱眉,看着拉着自己衣摆的小童,拒绝:“不行,这天书我还没解出来,我不能浪费一丝一毫的时间。”小书童咬唇,眼睛亮晶晶地看着诸葛亮,好似他不答应就是天大的罪恶,诸葛亮被看得头皮发麻,无奈道:“好了好了,我陪你去,可以了吧。”小书童笑:“太好了,先生我跟你说,这花灯节很热闹的……”诸葛亮一边听着一边被小书童拉下山,想:好像真的很久没下山了,不知道会是什么样。

刚到长安城,就感觉到热闹的气氛,小书童激动地奔向人群,本来还拉着诸葛亮的手,结果因为人群拥挤就被迫散开,等诸葛亮从人潮过后回神,就发现自己与小书童走散,与小书童走散是也不算大,毕竟可以自己回去,但是,身上的银两全部都在小书童身上呢,诸葛亮叹气,想:本来还想带点什么回去,毕竟好不容易能放下手中的事来放点假,结果就这么遗憾地回去。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发现挺美的也就不太舍得回去,决定先逛逛再回去。诸葛亮走着走着,便迷了路,正苦恼怎么走回去时,一个人影出现在他面前:“怎么?迷路了吗?”诸葛亮看着眼前的人,警惕道:“请问阁下是谁?”那人道:“在下姓李,单名白,字太白。”诸葛亮明了,回道:“原来是青莲剑仙,在下姓诸葛,单名亮,字孔明。”李白笑着摆手:“不过是一个名称罢了,就叫在下李白或者太白就行,我就叫你孔明好了,不过在下可听说孔明从未下过山,这次却……”诸葛亮摇头:“只是很久没有见过长安城了,想下来看看,不料却迷了路。”李白一听,立马揽着诸葛亮的肩膀,道:“孔明初次下山,肯定没有了解到这长安城的乐趣,不过也凑巧,今夜是长安城举办花灯节最热闹的时候,在下这就带你看看。”诸葛亮被迫带走……

到了长安城一条街上,诸葛亮有些新奇地看着路边上摆在摊子上的东西,李白见状,带着诸葛亮到一个摊子上问:“孔明,你有什么喜欢的,随便挑,我来买,算是送你一个礼物。”诸葛亮看着李白,眨眼:“真的?”李白挑眉:“当然,挑吧。”
诸葛亮看着摊子上有一只鸟道:“你看这野鸭子的花灯可好?”李白看后,无奈道:“那是鸳鸯。”诸葛亮有些尴尬地抽了抽嘴角,指着另一只道:“这只小麻雀的也不错。”李白黑线:“那是比翼鸟。”
诸葛亮尴尬地又指着一朵花说:“这芙蓉花的也挺好看嘛…”李白忍着笑解释道:“那是并蒂莲。”诸葛亮尴尬地红脸,又指向另一个:“还有这盘……”
李白笑着打断:“那是同心结,我说,孔明,你今天的智商没上线吗?”诸葛亮红脸收回手,尴尬无比地低下头喃喃道:“这不是太久没有下过山了嘛……”突然感觉脖子上戴了什么,下意识抓着胸前的东西,发现是同心结,看着李白,李白看着诸葛亮,忍不住吻了吻他的额头。诸葛亮被这突然来的一吻呆了,久久没有回神,直到听见李白叫他,才回神,不过还是呆呆地盯着李白,一段沉默后,突然才反应刚刚发生了什么,轰的一声脸就红了,推开李白跑开,李白有些惊讶诸葛亮的反应,被推开才回神,追了上去,抓住诸葛亮,看见诸葛亮红着的脸,道:“诸葛亮,我喜欢你,你能否可与我共度一生。”诸葛亮被这突然的告白懵了:“啊?”李白勾唇一笑:“我当你答应了哦。”诸葛亮回神,连忙道:“不是,我……”“先生先生,原来你在这里啊。”李白看着只到自己腰部的小孩,道:“听说孔明有一书童,看来不假。”
抱起小书童放在肩上,小书童慌忙抱住李白的脑袋,看着这个位置可以看见远处,顿时欢喜:“先生先生,我看地好远啊。”诸葛亮无奈一笑,想说什么被李白打断:“走,我带你吃好吃的去。”“哦~好耶~”诸葛亮看着李白带着小书童向前方走去,无奈摇头,跟着走去……

不知过了多久,李白与诸葛亮走到一座亭子内上,李白牵着小书童,但小书童却呆不住,看着诸葛亮,诸葛亮无奈点头,小书童欢快向热闹的街上玩去了,李白看着诸葛亮。诸葛亮看着热闹的街道,不自觉笑了,李白看呆了,慢慢。不自觉地凑了上去,吻住他的嘴唇,诸葛亮愣了,最终还是闭上眼,接受着李白突然来的吻,此时,月光正好…

文笔一如既往不太好,写着写着就差点想不出来了……

糟糕啊,今天忙着给爸爸打杂,忘了写文,我现在没有灵感,所以,就祝你们除夕快乐啦≧∇≦

看了信云突然来了个脑洞

人物:诸葛亮(武陵仙君)李白(凤求凰)韩信(白龙呤)赵云(白执事)   话不多说,开始。

听说峡谷的一处地方有一颗桃树,树下有一位仙君,可以为人算姻缘。赵云想知道自己的姻缘,便前去拜访。桃树下,赵云看着那盛开繁茂的桃树,道:“听说仙君可以为人算姻缘,在下想知道自己的姻缘,不知仙君可否为在下算一卦。”一阵沙沙声传来,接着,树上的人跳下,那人站在赵云面前,那人满头白发,额前头发分叉开,露出额上的图案,一小节长发被红绳绑着(没细看,我没玩王者了,内存不够啊。),一双桃红的眼睛诱惑却又清冷(不写了,武陵仙君的样子都见过的吧,介绍什么的对我来说很浪费时间)。赵云从未见过如此漂亮的人,看得有些呆。诸葛亮已经习惯了,但还是忍不住在心中翻了一下白眼,诸葛亮对赵云道:“先说一下,我可不是月老。”诸葛亮为赵云看了下姻缘后道:“你的另一半是一位白发的人。”赵云看着诸葛亮,心中猜测着是不是眼前这位,问:“那请问仙君,我的另一半在哪呢?”诸葛亮想了一下,道:“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在赵云以为自己猜测正确时,诸葛亮用手指着天上:“喏,他来了。”赵云愣了,顺着诸葛亮指的地方抬头。“嘭”赵云眼前一黑,晕了过去。诸葛亮无语看着掉下来的人,叹气道:“这是又输了?”韩信摸头,半坐起来,感觉没有以前摔的那么痛,不禁睁眼,看到身下是一个人时,愣了。诸葛亮看着韩信震惊样,道:“这就是前几天我给你算到的那人。”韩信听到后,傻了,快速回神,立马站起,抱起赵云就开跑。诸葛亮无语转身,刚想跳上树继续休息时,突然被人抱住,鼻尖立马闻到酒香,“媳妇儿,有没有想我?”温热的气息撒在诸葛亮的耳边,诸葛亮红脸,低头:“没有。”李白无奈一笑,诸葛亮被李白扳过身子,一吻落下,诸葛亮愣了,反应过来感觉被抱住,闭上眼无奈却又欣喜的回应,两人越吻越动情,最后两人倒在地上,李白褪去两人衣服,开始种“草莓”……

另一边

赵云睁眼,发现是自己不熟悉的环境时,立马清醒,警惕看着四周,发现外面已经是黄昏,“咔嚓”赵云猛地看向门,一位白色马尾辫的帅气男子端着饭菜进屋,疑惑。好像一进来就霸占。就发现自家媳妇儿看着自己,欣喜地放下饭菜,坐到赵云床边问:“睡得怎么样,痛吗?”赵云疑惑,突然感觉头有些晕,问:“这是怎么了?为什么头有点晕痛?”韩信有些不好意思地告诉赵云,赵云明白后对韩信道:“你……真的是我的…嗯……另一半?”韩信点头:“仙君就是这么说的,所以,赵云,答应我,我们在一起吧。”赵云犹豫:“我们只见过一次面……”韩信抓住赵云的手,道:“相信我,我不会轻易与另一个人这样说,我只会钟情一人,我一直在等那个另一半,不过,我等到了。”赵云咬唇,问:“如果,你的另一半不是我,你还会这么对我说吗?”韩信抱住他,道:“如果是如果,我的另一半已经是你,那么那个如果就已经不存在了。”赵云沉默,慢慢地,抬手回抱:“嗯。”韩信笑对赵云道:“先吃饭,别饿着。”赵云抬头看着韩信,见到韩信眼中抑制不住的欣喜,笑:“嗯。”
        
         我的手上沾染太多鲜血,多到自己从为人悲哀到麻木,是你将我恢复那有感情的人,我第一次敞开心扉,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啊
                                                                 
                                                                 ——赵云

          其实这不是我们第一次见面,还记得那条受伤的小龙吗?是你将奄奄一息的我救活,就在那 时,我对你动心了,只是我当时有事在身,不得不走,但那时,我有预感,今后,我们还会相遇,如今,我的预感没错,所以,不管以前你经历了什么,我都不会在意,我只在意,以后的你。

                                                                 ——韩信

深夜来一篇,旁边是随时都有可能清醒的妈妈,简直心惊胆战来更文。